来自 互联网 2019-05-22 08:17 的文章

互联网巨头跑步入场网络互助迎来新的风口?

  网络互助迎来互联网巨头入场再掀波澜。继支付宝5月8日推出防癌互助保障“老年版相互宝”后,苏宁金融也于近日正式上线抗癌的互助计划——“宁互宝”,成为继腾讯、美团点评、支付宝、京东、滴滴等后,又一入场网络互助市场的巨头。

  自2016年互联网巨头争相入局网络互助,在经历一年的不断扩张、过度饱和、多方质疑以及2017年遭遇“强监管”收紧的共同作用下,网络互助市场迅速降温,不断有平台发布退出消息,大浪淘沙只余下了屈指可数的几家头部平台坚守市场。随着年初以来互联网巨头们的意愿升温入场加速,市场预测在2019年将会有更多主体和流量巨头进入网络互助市场。

  记者最新获悉,截至5月20日,支付宝的大病互助计划“相互宝”成员数已达6400万,救助人数49人;5月8日上线的“老年版相互宝”不到1天半时间,其成员数猛增至50万。截至4月底,水滴互助官网显示的会员数量达到7878万,点滴互助也有55.96万人加入到该网络互助计划中。

  快速激增的用户数量令人咋舌。作为一种创新型的全民互助保障方式,网络互助正在成为很多年轻人的“标配”,其巨大的用户基础和刚性的需求决定了该类产品和模式本身的想象空间。市场普遍共识,网络互助使中低收入人群、隐形贫困人群更容易获得健康保障,一定程度上缓解因病致贫、因病致穷等现象。与此同时,网络互助也成为了教育用户强化保险意识,甚至将互助用户转化为更高的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保险用户的重要渠道,具有离目标用户群体更近的入口价值。但由于目前网络互助尚未纳入监管体系,专家建议,监管既应防范风险,维护消费者利益,又要给市场新生事物留下探索和创新的空间。

  2016年,网络互助一度风光无两。炙手可热的网络互助曾经达到几乎“每天成立一家新平台”的竞争状态,巅峰时甚至有数百家平台并行,成为了互联网领域仅次于直播的风口。

  据统计,仅在2016年的10个月内,就有14家网络互助平台拥有投资总计约2亿元。腾讯、美团点评青睐的水滴互助,IDG支持的轻松筹旗下的轻松互助,经纬投资的17互助等,都相继得到千万级别的资金支持。除BAT外,更多领域资本也试图在互助领域分羹。2018年末,滴滴金融悄然上线了网络互助计划“点滴相互”;前不久,苏宁金融科技打造的“宁互宝”互助计划也正在上线;华为云也表示将进入互助社群领域,并发布基于区块链技术应用的互助社群——阿保互助。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对于巨头加速入场网络互助,业内普遍持有乐观态度,并认为这对网络互助市场具有多重积极意义。首先,互联网巨头具有公信力的品牌形象和巨大的流量优势,此举将吸引更多用户关注、进一步了解和尝试网络互助,有助于做大市场蛋糕,甚至推动网络互助的合规化进程,对于行业长远发展大有裨益。

  其次,巨头入场的同时也带来了创新模式。以水滴互助为例,多基于社交场景,病人家属在水滴筹(水滴互助兄弟平台)上发求助信息,转发微信等社交平台,基于熟人圈子向外扩散。在求助与救援过程中,形成自发的、低成本的流量,并形成用户的互助模式、风险共担意识的普及教育。此外,支付宝、滴滴等则基于金融场景,从拥有金融账户的海量用户中可直接转化用户。

  第三,互联网巨头均有互联网保险的销售牌照,进入互助市场既是扩充,也是完善金融版图。近两年网络互助成为风口并对流量的吸引力较大,这将有望带动新一波流量。以腾讯系互助平台轻松筹旗下的轻松保为例,其联手多家保险公司推出了“年轻保”产品,并与“大病救助”项目互相打通,通过高频互动进行高转化,也成为保险业务在互联网平台焕发新生的途径之一。

  显然,网络互助计划本身具有的“公益性质”,对于品牌建设具有一定促进作用,并可借此提高用户的活跃度和黏性。同时,网络互助计划作为保险的一种补充,可成为企业涉足保险的浅层次尝试。而网络互助计划本身具有天然的创新型商业模式,在未来有可能提供更多的赢利空间与方式。

  2018年10月,支付宝推出的“相互宝”大病互助计划在半年时间成员数就超过5000万。快速激增的大病互助社群的爆发性增长,超出了许多人预期。蚂蚁金服副总裁尹铭表示,大众的踊跃参与,让相互宝有望成为国人在社保、医保之外的第三大基础保障。未来两年内,希望有3亿人能够享受到相互宝“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互助服务。

  互助平台的经营模式源于保险的大数法则原理,但并不同于保险公司的经营模式。有不少业内人士针对“互联网互助平台不能取代商业保险”持有较为一致的观点。不同于商业保险,互联网互助平台是一种浅层次的“保障”,对于一些有潜在帮助、但不迫切的人群而言,值得入手。而对于有更高要求的人群而言,商业保险则更加符合需求。网络互助作为商业保险的一个补充,具有存在且壮大发展的趋势。

  支付宝相关负责人同意上述观点并向记者表示:“理想的个人保障可以包括三大部分,首先是社会保障,也就是基础医保,然后是互助保障,最上层是专业、多样化的商业保险。相互宝是一种互助保障方式,无法解决所有群体的所有保障问题,更不能取代专业保险。消费者如果有更高的保障需求建议还应购买商业保险。”

  针对网络互助与商业保险的区别,原保监会副主席魏迎宁在近日也给予了更为清晰的划分:其一,传统保险的客户是被推销的,网络互助没有人推销,是客户主动参加;其二,传统保险产品复杂,不能以简单的方式解释清楚,而网络互助不是保险产品,对互助计划的介绍十分简要;其三,传统保险购买之后不会经常关注,就像购买了一年期的汽车保险也只有到该续保时才会想起,而网络互助会引起消费者高频关注,因为人数的不断变化,每个月的两次分摊会随之变化;其四,传统保险费率比较高,而网络互助成本比较低;其五,传统保险管理费用比较高,或者说不透明,而网络互助管理费比较底,相对透明。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披露的一组数据显示,非寿险公司管理费用将近40%,人身险公司管理费用将近20%,有的公司是在17%至19%之间,但不太透明;而网络互助管理费用相对比较低,是公开透明的。业内人士指出:“互助计划一般是通过收取管理费的模式维持运营,参与者越多,平台盈利越多,特别适合互联网巨头。而在一些小型创业类的互助平台,大部分采用免管理费模式,即参与者凑的每份金额都实际用于病友,而管理运营的费用基本都靠风险投资。此外,很多平台也在积极探索新的营收方式,如卖保险产品等。”

  尽管互联网巨头入场积极性较高,但值得关注的是,今年4月19日,17互助平台在官方微信发布终止运营公告:“因未能找到通过互助服务盈利的模式,导致项目亏损严重。从用户利益出发,公司决定终止互助服务的运营,退回留存的互助金,并从4月19日起停止新会员的加入以及老用户的续费。”

  每个硬币都有正反两面。近三年来,网络互助成为风口,众多创业公司和互联网巨头纷纷进入“赛道”。然而17互助平台的终止运营可谓是一个转折点,这也提醒了网络互助平台的盈利模式有待进一步清晰。“与互联网巨头相比,垂直小平台由于流量有限、资源及品牌效应不足,经营持续性难以保障。”业内人士分析称。

  显而易见,互助平台的成员基于相互信任,组成互助团体,但有些平台的人数少、流量有限,无专业化管理,最后难以持续。尽管网络互助有着诸多方面优势,但其不是商业保险,没有先收保费,无法可依。“要区别‘互助产品’与互联网保险。很多网络互助平台表面在做公益慈善,实际上却打了互联网保险的‘擦边球’。”有专家提出,大病互助形式进入我国时间并不长,由于目前国内信用体系不完善,尚未建立对于获捐者的真实情况、资金需求情况的评价标准和监督机制,尚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亟待监管的介入。

  事实上,2015年原保监会就发布了《关于“互助计划”等类保险活动的风险提示》,提示消费者不要将此类互助计划与保险产品混淆。2016年5月3日,原保监会发布《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就“夸克联盟”等互助计划有关情况答记者问》,再次强调此类互联网公司不具备保险经营资质,极易给消费者造成经济损失。2019年以来,监管部门也叫停了部分平台的互助计划。

  在魏迎宁看来,网络互助亟待监管。“在没有监管之前,起码应该组织自律并制定原则,否则随着人数越来越多,一旦发生风险难以处理,网络互助应先市场自律,更需要尽快纳入监管体系。”(制图董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