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游戏 2019-07-28 04:14 的文章

诗词也能玩?我们得意洋洋的文字游戏古人早就

  现在的人,做什么都讲究个“乐趣”。音乐要玩儿,技术要玩儿,学习,也要快乐地玩儿。

  诗词,在我们的印象中就是文绉绉的。文人,在我们的印象中不是风流不羁,就是一板一眼的读书人。

  但其实,木下看来,不管什么事,看上去有多么枯燥,到了一定程度,都可以“玩”起来,诗词也是这样。

  古人玩起文字游戏来,也是意趣横生,甚至一些我们用过的梗,在千百年前,就已经被用烂了。

  什么是翻韵诗呢?看上面这个例子就是。“杨柳”“漳州”“押衙”“乡饮”全都倒过来了,可是我们读起来不自觉就会按正确的方式来念。这样的文字游戏,不说,可能还很难发现。

  这不就是前段时间在网络上特别红的“汉字的小秘密”吗?其实,古人早就发现了,而且都写到诗里了。

  其实,离合诗就是拆字重组。“古”里,我们拆出“口”;“加”里,我们拆出力;“剧”里,我们拆除立刀旁,那么,我们就可以得出一个“别”字。

  宝塔诗,顾名思义,就是诗的形状看着像宝塔一样,是个“金字塔”形。说起这个形式,那就是我们的大诗人白居易先生创造的,一开始叫“一字至七字诗”,后来甚至成了一个词牌,叫《一七令》。

  十字图诗,从敦煌发现的谜一样格式的诗,他像是一个等待破解的密码,就是想让你来参与这个游戏。

  有个成语叫“倒背如流”,形容记得非常熟练。但如果真的让你倒背,其实很有些难度。

  但有一种诗叫做“回文诗”,正着读,倒着读,都能成诗。倒背如流,可以真的去实践了。

  在这里,木下放上了一首大才子苏东坡的回文诗。没有相当的功底,写出一篇好的回文诗可不容易。

  古人写诗,经常借鉴前人诗句,有时候化用典故,有时候半句拿来,用在诗里。用得好的,甚至比原诗还出名。

  但是,有一种诗,不光是“借鉴”这么简单的事,它的诗里面的每一句都出自一首不同的诗,组合起来居然毫无违和感。

  上面举的来自“东方莎士比亚”汤显祖的《牡丹亭》里的集句诗,四句各来自这些诗:

  是不是没想到汤老那首诗是这样来的呢?事实上,牡丹亭里面还有更多的集句诗,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再去书里找找。

  打油诗信手拈来,幽默诙谐,万事都可以入诗,可以说是老百姓们喜闻乐见的了。从古至今,常作常新,不断焕发着新的生命力。

  举个例子,我们严肃的鲁迅先生,也曾模仿打油诗,写了一个现代诗版本的,来讽刺无病呻吟的“失恋诗”:

  上面几种文字游戏,是不是既幽默又有趣呢?论玩文字游戏,我们真的玩不过古人。而汉字这一形式,“玩”得起来,也“玩”得开来。